2016 = 科技年?失業年?

Goldman Sachs 20大公司

近日高盛數據及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研究報告指出,2015 年見證一眾科技巨子崛起,躋身世界十大企業之餘,更野心勃勃跨足政界,準備動搖權力分配,繼而重塑地緣政治。研究員指,科技界涉足政治舞台將是 2016 年世界十大威脅之一,並將重創就業市場。

根據高盛統計,全球十間規模最大企業之中,科技企業佔一半,由 Apple、Alphabet(前身 Google)、Microsoft 包攬冠亞季,Amazon 及 Facebook 首度上榜即分坐第五、六位;埃克森美孚則受油價暴降所累,首度跌出三大。而資本支出(Capex)多寡及獨角獸(Unicorn:市值達十億美元的 Startup)分佈亦反映科技企業急速崛起,發展拋離傳統巨頭行業(例如能源、金融),市值甚至超越不少小國 GDP

我們早前已經報道,歐亞集團報告則指出,科技巨頭正逐步涉足政壇,隨時改變地緣權力分配,動搖政局穩定。例如,按上述趨勢推測,科技企業或將逐步取代石油公司,成為美國最大政治推手,屆時美國政權會進一步擺脫依賴石油,一來布殊之類家族從事石油生意的總統或不復有,二來美國大有可能減少插手中東政局,而沙特等國家一旦失去美國支持,國際局勢更易動蕩(雖然中東亂局已成)。

全球科技企業冒起,對相關專業的畢業生來說,固然再好不過。泰晤士報百大畢業生僱主(2015-2016)排行榜中,Alphabet / Google 首度打入三大,而 Amazon 和 Facebook 亦首次上榜,反映學生普遍看好科技界前景。相反,相關行業人士則有被取代的趨勢。牛津大學研究指出,科技企業市值雖高,但所創就業機會甚少:2000 至 2010 年間,美國勞動人口僅有 0.5% 從事新創職位。(詳見下一篇報道)畢竟,科技發展往往造就精簡人手,譬如網購流行,就大大打擊實體店經濟鏈,由售貨員、裝修業到地產界均受影響。根據德勤與牛津大學聯合研究,未來二十年英國 35% 勞動力將被電腦及機械人取代,減少逾千萬就業機會。2016 年繼續會是科技年,但亦很可能是「失業年」。

 

廣告

科網鉅子賺飽  就業受惠只5%

apple-store

研究顯示,網絡科技業開發的工種及職位有限,科技公司巨頭的財富以天文數字計,但創造的工作卻少得可憐。

牛津大學研究員 Carl Benedikt Fry 和  Thor Berger  自 2000 年起追蹤網絡科技公司創造的職位,據美國統計局數字,頭十年內,美國就業市場只有 5% 的職位來自網絡科技公司。

當傳統科技公司如 IBM 與 Dell 僱員人數達 431,212 和 108,800(2013年數字),網絡科技巨頭 Facebook 至2013年只雇用7,185人。

研究人員發現,與網絡科技有關的 71 個新工種,包括網絡拍賣、影像與聲效串流、網頁設計和生物科技等,就業集中在技術熟練的城市,譬如三藩市、聖荷西。以矽谷為例,網絡科技行業的僱員佔 1.8%,但在密歇根州的 Grand Rapids,只有 0.2% 的僱員受聘於網絡科技公司,低於全美平均數字的 0.5%。

就業市場到底能否得益於新科技?該研究結果令有關討論更形激烈。有經濟學家認為新科技雖然會消滅某些工種,但也會相應創造新的職位,但這兩位研究員持悲觀態度:

「因為網絡科技公司所需的投資有限,所需職位也相應有限,當美國的經濟愈趨網絡化,就業市場也會繼續停滯不前。」

另一邊廂,蘋果公司宣布 2015 年聖誕至新年假日期間,App Store 的銷售再創新紀錄:全球用戶購買 App 和 App 內購的總金額超過 11 億美元。2016 年元旦當日創下 App Store 歷史最高銷售紀錄,達 1.44 億美元。據蘋果公司數據,自 2008 年 以來,App Store 已向開發者分成將近 400 億美元,其中超過三分之一的收益來自去年一年。

得益於 App Store 的成功,蘋果在美國創造了 190 萬個工作職位。除美國外,iOS App 經濟在歐洲已經創造了 120 萬個工作崗位,在中國也創造了 140 萬個工作崗位——約四分之三都與網絡技術相關:包括 App 開發者、軟件工程師和 iOS App 開發者。

酒店的士業叫救命 要投「共」?

airbnb

美國人日漸愛共,但非「共產」而「共享」也。根據 Burson-Marsteller、the Aspen Institute 及 Time 的聯合調查,20% 受訪者曾為「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工作,五分二人用過相關服務,以Uber及Airbnb 最受歡迎,多達 76%用家表示滿意。單一資源,多人享用,司機業主獲利,用家方便省錢,在這個雙贏局面,傳統服務業則因保險金、牌照費及納稅等開銷,難以降價競爭而陷入困境。

在美國十大城市,共享經濟帶來的沖擊最為嚴重。去年底美銀美林發表報告,在三藩市、洛杉磯、紐約、邁阿密等大都市,Airbnb 佔客房需求 5 – 7%,供應量亦佔 8 – 15%,較在全美市場所佔的比率高出數倍,有調查更指 Airbnb 在一年內對紐約市酒店業造成的「直接損失」多達 4.51 億美元。Uber 和 Lyft 亦被指打擊美國的士業界,紐約的士大亨Gene Friedman旗下22間車行倒閉,以及三藩市最大的士公司Yellow Cab Co-op瀕臨破產,兩者都歸咎於電召 app 搶客,造成收益大減。

Photo illustration of logo of car-sharing service app Uber on a smartphone over a reserved lane for taxis in a street in Madrid in this file photo

面對威脅,唯有投「共」

共享經濟勢如破竹,面對威脅,不少商戶投「共」求存。三藩市的士公司 DeSoto 引入電召 app Flywheel,讓乘客能透過應用程式計算車資,再以信用卡付款,乘坐合規格的的士,近日更導入新功能,讓乘客加付貼士,以吸引司機在繁忙時間趕來載客。12 間位於洛杉磯、西雅圖、拉斯維加斯、三藩市及波特蘭的 4 星級及 5 星級酒店亦與網上旅遊公司 Winston Club 合作,由該網將兩名行程、興趣甚至背景相近的會員配對,讓他們同住一房分擔費用,變相以房價減半作賣點,招攬追求享受的單身客。

不過,共享都求互信,在美國行得通,在中國就難講。有內地旅遊業界人士曾透露,若物業不在景點區,自己又不做中介,中國業主多抗拒出租房間予陌生人短期居住。簡單來說,就是信不過,如果賺頭不多又不能管,乾脆空置好了,以免得不償失。有分析認為,Airbnb 如今乘勢進軍中國市場,若要中國人開門迎客,或反向其模仿者途家網學習,代放租業主管理房間才行。

新招保平安?馬航減運行李重量

1402210899733

上周馬來西亞航空突然宣布,由於逆風強勁,為確保飛行安全及節省燃油,禁止飛往歐洲的乘客托運行李,坐經濟艙的只能攜帶 7 公斤手提行李上機,商務及頭等艙的乘客則可攜帶兩件合計 14 公斤行李,假若乘客堅持托運,行李則要稍後才到。消息一出即被網民炮轟,馬航飽受壓力下,在宣布後不足 24 小時撤銷限制。

航空專家Tom Ballantyne表示這次馬航的做法實是前所未聞,因為逆風飛行是常見的情況,而一般航空公司會選擇減少航班的整體載客量,請部份乘客轉乘其他班次,即使損失部份收入,亦不會如馬航這般令全體乘客受影響。

馬航自 2010 年起入不敷支,在 2014 年又發生兩次嚴重空難,包括失蹤一年始尋回的 MH370 客機事故,令業績持續低迷。終在去年破釜沉舟,宣布裁員 6,000 人救亡,爭取 2018 年收支平衡,但如今再有趕客之舉,能否成功翻身實屬疑問。

太正確?德性侵案成反難民導火線

Women hold up placards during a protest in front of the Cologne Cathedral

路透社。有女示威者舉牌抗議:「默克爾你在哪?你說甚麼?這令我們恐懼!」

面對中東一波波難民湧入,德國總理默克爾實行開放政策,在過去一年允准超過一百萬難民入境,現在難民留德人數每日繼續以數千上升,這無疑帶來了極大的社會矛盾。在除夕夜,德國科隆(Cologne)就有過百宗性侵案發生,有消息指兇徒是來自北非及敘利亞的難民,其後政府和媒體「為了不想刺激排外情緒」而忌諱隱瞞,最終反令事件引來國際關注。

至今,德國警方已收到超過 120 宗在科隆慶祝新年活動發生的罪案投訴,其中包括搶劫傷人,有四分之三更是性侵案件以及兩單強姦案。多名目擊者稱,當晚有大概一千名外貌看似北非和阿拉伯人的男人涉案。雖然當局強調犯案者的國籍仍然未明,但德國《世界報》報道,警察公會的會長 Arnold Plickert 表示;「頗肯定犯案者有難民在內」

事情發生後,科隆市長 Henriette Reker 除了強調「暫無理由相信是難民犯罪」,她亦發表了極其荒謬的言論。她表示會制訂一套女性「行為守則」,教女性如何免受性侵,例如與陌生男人保持一隻手臂的距離(One Arm Length)。她隨即在網上受到猛烈批評,最終唯有道歉。德國媒體也有相近的忌諱。為了避免刺激排外情緒,公營電視「德國電視二台」(ZDF)在事件發生後四日才決定報道,結果因沒反映事實而向公眾致歉。

政府和媒體處理科隆大規模性侵案時的「政治正確」、保守態度,明顯與難民牽涉在內有關。金融時報指出,這背後反映的是「納粹歷史」在德國政治留下的烙印,評論人都小心翼翼的避免標籤社會小數族群;同時,這與德國媒體和群眾集體意識的對立有關。

國內右翼組織 Alternative for Germany 和 Pegida  借事件呼籲默克爾停止繼續接收大量外來移民。女性組織亦遊行示威,要求政府認真解決性暴力問題。反移民遊行中,警方曾施胡椒噴霧和水炮驅散示威者。默克爾早前現身回應,稱必須向那些不想遵守德國法律的人傳遞清晰訊息,將定罪者逐出德國,遣反原居地。

除了在德國多地發生的惡行,據報,同類除夕夜性侵案亦有在瑞士蘇黎世芬蘭赫爾辛基瑞典和德國其他地方上演,同樣被指是難民所為。難民為歐洲國家帶來的影響,實在叫人憂慮。

慈善機構總裁好Pay過英外相?

56854b37c3618895108b45a2

英國前外相文禮彬(David Miliband)擔任一家難民機構總裁,薪酬達 600,000 美元,遠勝其任職外相的 209,000 美元年薪
這家非政府組織機構的「國際救援委員會」(簡稱IRC),以文禮彬為首,宗旨是「應付全球人道危機,推動健康、安全、教育、經濟發展,幫助所有受衝突與災害影響的難民。」
該消息由美國慈善局網頁洩露,顯示文禮彬每年獲 600,000 美元薪酬,其中可獲申報的補貼達 332,778 美元。文禮彬承諾出任該職,條件是比前任總裁 George Rupp 薪酬高 200,000 美元。
立場反工黨的「每日郵報」對之報以嘲笑:「當大明星 Sacha Baron Cohen 和夫人向這家國際救援委員會捐出 500,000 美元,想幫助難民逃離敘利亞的時候,這對善長可能還不知道,這筆錢其實不夠出糧給文禮彬。」
文禮彬三年前在工黨選舉中輸給胞弟文立彬(Ed Miliband),移居紐約,加入IRC。文立彬去年敗給有「左王」之稱的郝爾賓(Jeremy Corbyn)。
IRC 網站提供各種捐款「禮包」任人選擇,舉例而言,只需捐款 54 美元,即可為四個家庭搭建臨時庇護所,應付惡劣天氣。據「國際商業時報」報導, IRC 年收入 6 億 5 千萬美元。該慈善機構聲稱,行政管理等日常支出,只佔收入的 5%。

人工比男人低 女性容易憂鬱焦慮

simple truth about gender gap

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研究指出,兩性同工而女方薪酬較低,女性將更易患上憂慮及焦慮症;同工同酬的話,患病機會則大減。人工比下去,原來會「感同身受」?

統計,2014 年美國男女入息中位數差距高達 21%。美國同工不同酬向來爭議不斷,最矚目的例子有 Meryl Streep 和 Jennifer Lawrence 抗議荷李活女演員人工低於男演員。另一方面,黑人喜劇演員 Chris Rock 卻指黑人薪酬更低,處境更難過。

當然,兩者其實難以類比。2014 年數據指出,美國黑人女性入息中位數僅佔白人男性 63%,低於全體兩性(79%)及白人兩性平均值(78%)。拉丁美洲裔女人差別待遇最大,僅及白人男性一半。

教育似乎未能縮窄兩性及種族差別待遇。資料顯示,男女即使教育程度相等,入息差距普遍仍高於 20%,甚至教育水平愈高,薪酬差距愈大。

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研究員表示,有關研究指薪酬差距容易導致女性憂鬱,表明需要立法解決。美國婦女政策研究協會主席 Heidi Hartmann 則認為美國有必要立法規定僱主須按男女工種內容而制定合適薪酬。

由小食看大世界(二)

據統計,全球每年花在小食身上的金錢超過 3740 億美元。平常大家把零食放入口,可能只想到美味和可口,但其實,我們還可以從零食中了解到世界的經濟和文化差異,例如在北韓,食朱古力批都被視為顛覆國家。

eat1

ASSOCIATED PRESS

在北韓,食朱古力批等於顛覆國家

2002 年,北韓建立了開成工業區(Kaesong Industrial Complex),開放予南韓企業並讓他們聘請北韓員工。多年來,南韓企業都會派發朱古力批給員工,作鼓勵獎賞。北韓員工嘗到朱古力批的甜美和軟棉後極之喜歡,朱古力批變得十分受歡迎,甚至成為黑市交易的熱門貨物。2014 年,北韓政府害怕來自南韓的朱古力派會動搖政權穩定、顛覆國家,所以決定將朱古力派列為「禁品」。之後,南韓就「空襲」北韓,用氣球空投一萬包朱古力派到三八線的另一邊國度

 

eat2

KitKat 在日本有超過 200 種味道

雀巢公司原本在英國誕生的 KitKat 朱古力,在 1970 年傳入日本。這種朱古力多年來在日本大熱,對當地人更有著特別意義。原來,KitKat 一詞由日本人發音則會成為「一定勝利」的意思,所以無論大人學生,在見工考試的時刻必定會帶著一包 KitKat 圖吉利,有村架純主演的電影「奇蹟補習社」裡便有此一幕。這習俗傳開後,雀巢就看準機會,不斷生產不同口味的 KitKat。至今,KitKat 已有 200 多種味道,包括北海道夕張哈蜜瓜味、東京醬油味、靜岡山葵味、櫻花味等,甚至開設了以其為主角的精品店

Junk food section of a supermarket

由泰國人建立的紫菜王國

提起紫菜,即時會聯想到的應是日本和韓國,然而,原來紫菜也是泰國零食市場的龍頭大哥。專出產脆紫菜的「小老板」(Tao Kae Noi)就是泰國零食界的霸主,由有「亞洲朱克伯克」之稱的 Aitthipat Kulapongvanich 所創立。Aitthipat Kulapongvanich 年紀輕輕,以三十歲成為億萬富翁,更將會有以他的創業故事作藍本的電影上映。現在,小老板的零食已出口到印尼、日本、台灣、新加坡等地,可謂跨國企業。

害怕零售寒冬?因為你不懂提升顧客忠誠度

文:Chester Ho

聽說做零售的都很討厭劉德華,當年他在旅發局廣告說了一句「今時今日咁嘅服務態度未夠架!」,令零售業很多前線員工因為「顧客永遠是對的」而受了不少冤屈氣。然而,真正的優秀消費體驗不應該是向銷售人員發洩,而是付出合理價錢能夠獲得度身訂造的服務,輕鬆方便買到心頭好。

前陣子電視大台一個旅遊節目,主持人到了英國一家百貨公司享受個人試身室服務。只要預先致電百貨公司,職員會為你準備合適的時裝,讓你在預約時間內盡情配搭。顧客只需承諾消費若干費用,便能預約,而重點是承諾的消費價並不昂貴,大概是購買幾件貨品的價錢。這種模式不一定適合香港,畢竟我們的試身室只有廁格的面積,但利用科技我們可以呈現更有趣的消費體驗,一切從進入商店開始:

當顧客看到心儀貨品,可以透過智能電話掃瞄貨品條碼觀看詳情,例如介紹貨品的影片、貨倉有沒有自己的尺碼、商店有沒有新的優惠,並隨時呼喚售貨員協助,售貨員從平板電腦可以知道顧客的消費紀錄和個人喜好,向顧客提供穿搭意見,有些商店因為空間太少未能展示所有貨品,售貨員更可以把握機會向顧客介紹更多款式,於是乎商店可以賣出更多貨品,顧客亦不需擔心買了不搭的衣服。

顧客選定心儀貨品後,可以選擇手機結帳,然後穿著新衣服直接走出商店,免受排隊之苦;喜歡網上購物的,也可以把實體店當作試身室,回家才決定是否結帳。物流方面,顧客可以安排送貨到住所或公司,不用拿著購物袋逛街;長時間不在家中,又不方便安排送貨到公司的顧客,可以在網上購物後,到商店領取。

數年前「免費經濟」大行其道的時候,有人已預言下一波的消費模式會是「體驗經濟」。體驗經濟的重點在於消費得舒服愜意,寧可支付貴一點的 Uber,也不要受的士司機的氣。香港的零售科技相對外國以至內地也相當落後,上面談到的科技涵蓋線上線下銷售流程整合、優惠推廣、物流策略,不僅是時裝店適用,其他零售業也能夠加以利用,讓前線售貨員不再是顧客的出氣袋,而是真正的專業顧問,提供最專業的產品顧問意見。當然,不是每個品牌都有足夠預算擁抱零售科技,但歸根究柢,這些新科技的核心思想是提升顧客忠誠度,而要應付將臨的零售寒冬,顧客忠誠度必然是最值得研究的課題。

創業是自我與別人願望的調合

文:鄭立

很多我的舊同學,朋友,有時會約我出來吃飯。其中不少都會問我,怎樣創業?我自問也不是甚麼成功的創業者,要答這樣的問題,不是班門弄斧?倒是在他們認識的人當中,我算是比較有經驗的了,所以他們能請教的也只有我而已。那我也免不了,勉強的答一下。

我會問回他們一個問題,為甚麼要創業?你現在過得不好嗎?問一下,通常他們有個穩定的工作,薪水還是很不錯的。但是普遍覺得工作沒有意義,不屬於自己,而且對於未來感到不安。工作多年,慢慢體會到就算是大機構,也會有裁員的一天。在他們眼中,他們雖然有不錯的收入,但是生命是個困境。他們希望是透過創業,突破人生的困境。

我很明白這是甚麼想法,人就是希望擁有自己有歸屬感,值得自豪的東西,至少我朋友希望的是做到這點。很多人之所以創業,就是厭倦了異化的工作生活,「想做自己的事情」,當然,也有些人單純是想發財。就我看,不論是為了實現自我還是發財,都是自我的願望。

沒有自己的願望在,創業是難以成功的,因為你沒有動力。

不過,那也不是把兩者劃上完全的等號。單純想做自己的事情,也不算是「創業」,比方說你吃一個燒賣,或者刺殺李鴻章,那實現了你想做的事情,卻不必創業。但這些都是有代價的,這種單純根據自己喜好去實現一件事,叫作「消費」。既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同時在經濟上又可以維持下去,那才叫作創業。

就算你開個公司,做一些很像商業活動的事情,自稱是老闆,甚至引入了某些朋友或者你家人的投資,又或者你有金主支持你,租了個辦公室,請了一些員工,穿上西裝,看起來頭頭是道的。

這就叫創業嗎?這些行為,讓你看起來像在做生意,但很可能他只流於表面。如果他沒法生生不息,很遺憾的,這些一切門面的工夫,都只是在滿足自己「看起來像個老闆」的願望,他只是一種消費,跟吃一頓飯,玩一套電影,是沒甚麼分別。如果這公司沒生意,那你公司的唯一消費者,就是你自己,你租了辦公室,僱用了一群臨時演員,然後你cosplay老闆。

 

無論如何,你要讓一個公司能維持下去,必須有外面的人肯付錢,而外面的人肯付錢,在於你滿足了他們的願望。故此,到頭來,創業其實還是得滿足別人的願望,而這往往就是消費者。

就這點看,你至少可以邏輯推論,創業本身,其實就是怎樣將自己的願望,和別人的願望,建立起一個關係的過程。你在建立的,是一個怎樣同時滿足你自己和別人的方法,如果你找出那方法,那你就成功了。

你的願望和別人的願望,兩件原本就是沒有關係的事情,而你決定冒一個險,去把兩件事情,變成有關係的事情。而你帶著去的成本和資產,包括你的知識,人脈,資金,這些就像是裝備一樣,他只是協助你去完成這個冒險。

只滿足自己,那就是任性,那就不能算是創業者,只能算是頂著老闆名號消費者;但只滿足別人,那就失去自我,結果也不是創業者,僅是一個頂著老闆名號的員工。

若決定要創業,就先要清楚,其實我們要達成的是甚麼?也只有這樣,你才會甘於付出創業的代價,以及冒創業的風險。不然,你很容易就會自問,我何苦要承受創業的壓力和風險呢?但你有充足的理由給自己,就不會問這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