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斯師承神經科醫生?

Sherlock 1

醫生斷症治病,偵探解謎緝凶,兩者看似風馬牛不相及,成功的關鍵卻是一脈相承?英國神經科醫生 Andrew Lees 近日在醫學期刊「Brain」發表名為「The strange case of Dr William Gowers and Mr Sherlock Holmes」論文,指出小說家柯南道爾在創作名偵探福爾摩斯時,除了以其從醫時的指導老師 Joseph Bell 為原型,可能亦曾受神經科權威 William Gowers 推崇的理性思維所影響,將醫師的「望聞問切」融匯到破案過程之中。

以小見大是福爾摩斯的拿手好戲,與助手華生初遇的一幕就已表露無遺,單憑華生的曬黑的臉、撐著的拐杖及拒絕坐下的姿態,他就推斷出華生是自戰場回來的軍醫。如此「絕技」正是 Dr Gowers 向學生所灌溉,在「A Clinical Lecture on Silver and Syphilis」一書所收錄的臨床示範中, Gowers 表示從病患踏進房間的一刻,醫生就應仔細觀察對方,留意其面孔和步姿,找出病患亦未有注意的病癥,例如不正常的臉色。

看人所不能看見亦是福爾摩斯及 Dr Gowers 的共通點。在故事波希米亞醜聞」中,福爾摩斯就曾指華生你觀看但不觀察」(You see, but you do not observe.),而這句話正好與 Gowers 一次診症經驗吻合起來。當年他遇過一名被誤診患有心理障礙的畫家,當其他醫生只著眼他的精緒和行為時,他卻留意到其牙齦出現鉛線,憑這點發現對方其實是因顏料中毒,點出人的思維易受表象蒙蔽所忽略細節,因而作出錯誤判斷。

其實港人亦擅長見一知百,現在雖只有「五條書局友」神秘失蹤,還未知是因嫖妓被抓還是政治迫害,全港市民就已經爭著續領BNO,以防他朝要「棄船逃生」,看來早前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陳端洪指港人現時身兼三個角色,包括偵探福爾摩斯、檢控官及審判人員,推測李波等人的去向,此形容還真是貼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