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當前該怎麼辦 ?

MSF147931 (High res).jpg

文:無國界醫生

去年韓國爆發中東呼吸綜合症,伊波拉疫情也未真正結束,隨時死灰復燃。香港人防疫神經緊繃,卻似乎淡忘了令近四千萬人死亡的世紀疫症--愛滋病。

藥物缺貨 患者無所靠

45 歲的瑪麗亞,來自南非索韋托,16 年前確診患上愛滋病,去年 9 月開始接受抗病毒治療。即使愛滋病不再是絕症,如其他長期病患一般可以服藥控制,瑪麗亞卻曾經因為藥物缺貨,得不到賴以續命的藥物。

「今年 2 月,當我如常來到診所取藥時,豈料缺貨,惟有兩手空空回家。」愛滋病患者必須每日服藥,否則很容易感染其他疾病,免疫系統因此變得更脆弱;患者亦可能出現抗藥性以及治療失效,降低生存機會。「我沒有穩定的工作,依靠打散工以維持生計。那時我要不時到診所查看藥物有沒有存貨,這不但影響我找工作,也延誤了上班時間,僱主因而覺得我不可靠,收入隨之減少。」

另一位同樣來自索韋托的 32 歲病人,也得不到抗病毒藥物:「護士告訴我,必須自行到藥房買藥,我唯有問朋友借錢。」

後勤管理不善 得藥無所用

在南非,每四家醫療機構,就有一家出現抗病毒藥物缺貨的情況。當中三分之一,更缺貨一個月或以上。叫人詫異的是,大部分藥物其實已存於國家倉庫內,卻因後勤和管理不善,如庫存預測不準確或運輸問題,未有如期送到病人手上,變成得藥無所用。

南非現時有近 300 萬名愛滋病患者接受抗病毒治療,藥物缺貨嚴重影響孕婦和兒童等脆弱患者。病人到醫療機構排隊,錯過上班或上學時間,卻發現無藥可取,必須另花時間回去取藥。他們已染上無法治癒的疾病,還要承受病情惡化,甚至死亡的心理壓力。

發達國施壓 礙產廉價藥

雖然其他國家不如南非般有藥物缺貨的問題,病人卻一樣難以獲得續命藥物。印度一直被視為「發展中國家的藥房」,為保障公共衛生利益,印度將藥物獲取專利的門檻設得較高,延續仿製藥藥廠之間的競爭,以降低藥價。以愛滋病藥物為例,藥價於十年之間,由超過一萬美元下跌至約一百美元。

但是,印度最近正在面對來自美國、日本、瑞士和歐盟等國家的壓力。這些國家試圖加入一系列條款,改變印度對仿製藥生產的寬鬆法律和政策,如提出准許運用所謂「常青」手法,使外國製藥企業能修訂和延長現有藥物的專利壟斷保護期;又提出「資料專屬權」,即監管機構在批准生產仿製藥時,必須要求藥廠重複昂貴且不道德的臨床測試,這變相給予外國製藥企業壟斷藥物生產權。這些條款將嚴重阻礙印度為世界各地數以百萬計的病人生產廉價的仿製藥,譬如說,無國界醫生在治療全球逾 20 萬名愛滋病病人所使用的藥物,當中有 80%是在印度生產的仿製藥。

疫症當前,克服恐懼,做好防疫工作是第一步,更要從各方面確保藥價可負擔,藥物最終能夠送到病人手上,達至病者有其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