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香港社企政策的建議

social enterprise_166

文:紀治興

人生滿意度作為社會效益

在英國,根據 SE100 網站對其千多個社企的調查,63% 的社企有量度回報率,25% 有獨立審核,但都沒有公佈實際的社會效益數據。

香港是唯一有公佈社企社會投資回報率的地區,走在全球的最前端。香港八成社企是由慈善組織營運,主要是就業融合社會企業。以政府一次過資助的每 100 元計,他們每年的營業額是約285元,當中有 48 元是弱勢社群的工資,因為社企的壽命中位數是 9.3 年,所以累積工賑計算的社會投資回報是 446 元。

當其他國家還在學習如何計算這些數字時,香港已再行前多一歩,對社會效益的關注,從工賑推展至終極的人生滿意度。豐盛在今年開始,搜集現職社企員工的人生滿意度,試點研究的結果顯示,以 0 至 100 分計,香港人的平均是 56 分。弱勢社群在進入社企前只有 35 分,但現時則升至 55 到 65 分,升幅是 57% 至 86%。當中的主因是能夠融入社群,馬斯婁的第三第四層需要得到滿足。

社企存在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效益投資者,而是為了活在社會邊陲的弱勢社群。社企不應停留在創造就業,而是創造伴隨工作而生的充權環境,包括受人尊重和信任,與同事和顧客的相處,成為團隊及社會的一份子。

以社創增強社會共融

歐洲社企的其中一個目標是創造社會資本。社企的開業資本,一般較小;但因其無私的公益目的,吸引不少的社會資本,包括效益投資者、知識義工、和媒體報導。開業後,逐漸累積良心消費者。業務穩定後,會多了商界夥伴。這些都是以社企作為一個主體的細觀社會資本。

在這些支持群體中,媒體和良心消費者,是屬於弱聯係(Weak Link),也是接觸面更廣的介體。媒體是影響讀者或觀眾,良心消費者是影響身邊的親友。回看香港社企,以豐盛髮廊為例,它有 2,000 個熟客,每兩個月光顧一次;豐盛車房則每年約維修1,000部汽車,等於1,000個車主。以每間社企每年接觸1,000人計,500間社企,每年便接觸50萬人。

根據香港過去一年在17間中學試行「社創校園通通識」的經驗,學生對在早會的社企短講的滿意度,由初期的 63 分升到 76 分。通識老師認同教材可以加强學生的社會意識的分數,在100分中,由 69 分升至 85 分;而學生在明白社企概念後的調查中,90% 願意幫助弱勢社群,66% 願意付諸行動。若果不計義工貢獻的價值,教育一個學生的成本只需 670 元。

而企業的可持續發展部門、或社會責任部門的主管,在一頓午宴的時間內,明白了最新商界支持社企方案後,76% 願意在公司中試行。若果不計義工貢獻的價值,觸發這些部門主管的成本只需 2,200 元,是學生的三倍。

這些義務工作,良心消費,媒體報導,和企業、社企、學校、非牟利組織等的參與,是在積累宏觀的社會資本,促進香港的社會共融,正是成立民政事務局的初衷。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