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一頓飯,還是一堂課?

5

文:宣明會

試想想一個人怎會看不懂路上的指示牌寫著甚麼?又為甚麼未能由一開始,順序數至十?因為這些看來都是基本的知識。但是,全球卻有 1.21 億名兒童和青年,無法入學或已經輟學,部分更是有生以來,從未踏足校門。他們不懂讀寫和基本的算術,不僅影響日常生活,甚至就業和人生路也不由自主。

掙脫童工的命運

「我們不得不工作,就像要吃東西一樣,孩子工作也是每天必須做的事情。所以,我 10 歲就開始工作。因為爸爸雖然每天朝六晚八工作,收入卻從不穩定。我們很多時都沒有錢買東西吃。」30 歲的印度婦女米莎娜回憶著說。

米莎娜縱然每天都要工作,她仍然夢想有一天可以上學。直至 15 歲時,父母把她嫁出。「我出嫁時,丈夫已經 50 歲,我更要照顧他與前妻所生的孩子。但那時我還是個孩子呢!我每天工作賺錢,回來又要做家務。」米莎娜很傷心,因為她知道自己再沒有機會讀書了。

蘇巴拉是米莎娜的女兒。為了溫飽,蘇巴拉 7 歲起便隨母親到石廠工作,拿著工具不斷砸石。「我晚上無法入睡。全身都曾受傷。我的手因為常常拿著工具都紅了。眼睛好像被火燒一般,只有用水來洗,才可以暫時減輕疼痛。」

由於缺乏基本的讀寫能力,只能從事收入不穩定的勞動工作,還要獨力照顧家庭,因此,米莎娜別無選擇地剝奪蘇巴拉的教育機會,還親手把她送上童工之路。在香港,我們又怎能想像幾歲的孩子,每天手裡拿著的是沉重的砸石工具,而不是書本和筆。

「10 歲時,我有機會到宣明會開設的非正規教育中心,我覺得很有趣,小朋友很專心地在寫 ABCD,我想和他們一起呢。」蘇巴拉開心地回憶著。為了實現蘇巴拉讀書的願望,宣明會為她預備了上學用品,又為她們提供謀生工具。

「我第一個學懂寫的是我的名字,跟著是 ABCD。現在,我更懂得把它們讀出來。」蘇巴拉一邊回想著剛來到非正規教育中心時的情景,一邊自信地說:「我和媽媽的生命有一個不同之處,就是我識字而她卻不懂。如果我從沒有來到這個中心,也會和媽媽一樣早婚和不識字。我現在很開心,因為我相信教育讓我長大後,成為一個有用的人,無論做甚麼工作,也是好的。」

讀書是孩子的權利

每年的 9 月 8 日是聯合國所定的「國際掃盲日」。「為孩子選擇一頓飯,還是一堂課?」絕不是天方夜談的問題,而是在全球不同貧困角落,很多家長每天面對的難題,因為他們的選擇將影響子女一生。

教育,無可置疑是人與生俱來應有的基本權利。但是,更貼切的是教育能開啟一道門,助人走出固有的框架與限制,開創不一樣的人生路。教育,除了是個人的事,也有利社會經濟發展。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去年5月舉行的世界教育論壇上指出,一項研究顯示,投資 1 美元在教育方面,可以換來 15 美元的經濟回報。因此,如果所有低收入國家的學童都能學懂基本閱讀技巧,逾 1.7 億人將能成功脫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