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潮淹沒歐洲

 

issue_164

文:余以謙

人道立場有變

面對源源不絕的難民潮歐盟國家萬分頭痛,尤其是意大利、希臘首站接納成千上萬橫渡地中海、愛琴海的難民,財力人力窮於應付,兩國政府叫苦不迭。現實的影響下,歐洲國家對待難民的態度巳經從人道主義、尊重人權的立場悄然引退,紛紛轉為拒絕難民了。

據聯合國高級難民專員公署發表,2015 年僅從土耳其等地經海上偷渡到希臘的難民為124,000人,是2014年同時期的七倍半。希臘已經是經濟破產的國家,如何容納如此大量的難民。專員公署同時發表的另一統計,截至14年底,全世界和國內的難民總數是 5,960 萬人。這是聯合國有關難民統計以來最高紀錄。前三名最多的是:敘利亞388萬;阿富汗259萬;索馬里110萬。再以次是:蘇丹67萬;南蘇丹62萬;剛果民主共和國52萬;緬甸48萬。可是去年以來,非洲中東難民外逃變本加厲,大多是由於內戰不停,宗教部族衝突,加上戰機對城鄉的誤炸,多個城鎮遭到徹底破壞。

從敘利亞逃往周邊國家土耳其、黎巴嫩的難民就達100萬人。極端主義如「基地組織」、尼日利亞的「博科聖地」、索馬里「青年黨」乘勢抬頭。敘利亞、索馬里、利比亞、也門等國戰火不斷,民不聊生 。兩年前「伊斯蘭國」出現後,實行大屠殺恐怖政策,敘利亞、伊拉克為首,每天成千上萬老百姓被迫外逃。迄今最大的海上悲劇,是去年4月19日夜間,利比亞海域一艘滿載難民的漁船遇風暴翻沉,900人喪生,僅28人獲救。四、五月以後因天氣變暖,「蛇頭」仲介生意活躍,利比亞的蛇頭向每名難民敲骨吸髓收取300至1,000美元的費用,將難民像豬一般塞滿破舊的漁船,死活不顧地讓他們蹈海奔向歐洲,沉船事故不絕如縷,動輒數百人命喪大海。

逃亡新路線

因海路偷渡危險,去年二月,更多難民找到一條新的比較安全的陸路,就是先從土耳其經水路抵逹希臘,再經由巴爾幹半島的馬其頓、塞爾維亞,中間須步行穿過無路的叢林區,或乘巴士、電車等,風塵僕僕,經 1,800 公里的艱苦行程,才非法進入匈牙利境,立即被收容在難民營,然後就可自布逹佩斯前往德國。

從2015年初到八月五日止,湧入匈牙利的中東非洲難民就有109,000人。匈牙利是歐盟成員,極不歡迎外來難民,但不能驅逐他們,按照歐盟的協定,對於從非歐盟國逃亡來的難民,第一個被登陸國就負有保護的責任。匈牙利是歐盟的窮國之一,怎能收容數以十萬計的外來客?人力物力經濟根本負擔不起,更恐怕新的逃亡陸路一經傳開,更多難民湧來,政府最近宣佈,要在沿塞爾維亞邉境175公里築起一道高四米的圍牆,以阻擋更多的難民。

從敘利亞出逃的難民,多以投奔德國為目標,因德國認可他們符合難民身份的可能性較高,去年就有26,703名敘利亞人申請難民身份,90%獲准居留。正因如此,也引起一些議員和媒體的不安,提出「有必要歐洲全體製訂一個新的解決難民的體系」,否則德國也扛不住沉重的社會和經濟壓力。因為從敘利亞外逃的400萬難民中,有約180萬人流入土耳其,他們最希望去的就是歐洲,特別是德國。

其他國家就不像德國那麼「慷慨」了。英國外相哈蒙德曾提議,要求修訂歐盟有關處理難民的條例,包括「神根協定」。兩千難民聚集在法國加萊一再強闖英法隧道,企圖進入英國,令兩國震驚,出動軍警武力阻攔,並聯合緊急呼籲歐盟國家恊助。法國明告聚集在法意邊境的難民,拒絕經濟難民入境,要他們立即回國。意大利、希臘要求歐盟迅速協助疏導滯留境內的數萬難民,否則根據「神根協定」批准他們轉往歐盟其他國家,以減輕負擔。

很明顯,難民已成為一大世界問題。聯合國秘書長、羅馬教皇以及許多慈善團體一再呼籲要和平、善待難民,但不知期諸何年何日,才能讓世人看到難民重返故國家園。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