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起中東戰爭?沙特的算盤是……

Protester holds a placard during a demonstration against the execution of Shi'ite cleric Sheikh Nimr al-Nimr in Saudi Arabia, outside the Saudi Arabian Embassy in London, Britain

沙特處決連同什葉派異見教士尼米爾共 47 名囚犯,挑起中東教派紛爭。伊朗示威者火燒沙特駐當地大事館,事件急速升溫:兩國隔空對罵之後,沙特宣佈斷交;而駐伊拉克大使館甫剛重開,現又面臨什葉派示威者施壓關閉;再加上日前終止也門停火協議,沙特支持政府軍對抗武裝分子,與伊朗繼續打代理派別戰爭,中東局勢更添混亂。預期處決尼米爾將與多國交惡(連美國亦表不滿)之下,沙特仍在此時此刻下手,背後或出於沙特抬高油價的盤算。

國際油價一年來由過百美元跌破每桶 40 美元,沙特近九成收入仰賴石油,加上支持也門政府軍等軍費開支,今年赤字升至歷來最高(979 億美元),佔 GDP 15%。沙特年初推出一系列開源節流措施,包括削減水電補貼、汽油加價五成、賣出部分資產、擬開設增值稅等,並預期本年度財赤為 870 億美元。

而沙特與伊朗斷交後,油價連續兩日上漲,紐約原油及布蘭特原油期貨升逾 3% 至約 38 美元。伊朗最快下周解除西方經濟制裁,重返國際石油市場,並已擬訂每日增產一百萬桶原油,屆時再進一步削減沙特份額。沙特此時挑起亂局,短期可引起市價反彈,長遠則製造中東分歧,藉以獨享美國等西方國家的阿拉伯盟友龍頭地位。

US President Obama meets with Saudi King Salman bin Abdulaziz in Oval Office of White House in Washington

美國盟友選擇困難症

美國早前不顧沙特反對,決定與伊朗達成核協議,表面上有和解趨勢,與建交仍相距甚遠。沙特和伊朗之間,美國會如何選擇?金融時報分析,一來伊朗政府現時雖由中間派把持,但無法保證「溫和派」將來掌權;二來伊朗仍然資助真主黨等激進武裝組織破壞鄰國穩定;再來美國如與什葉派國家結盟,則會疏遠遜尼派教徒,令 ISIS 等遜尼派武裝組織從中得利;最後,伊朗所行極刑次數其實比沙特更多。

沙特對美國而言仍是重要盟友。首先,沙特是西方軍火商的重要市場,美國於過去一年半內核准售予沙特逾 240 億美元軍備;另外,觀乎阿拉伯之春的後續經驗,推翻沙特王室隨時招致更壞的結果,畢竟國內批評沙特王室最為猛烈的是激進伊斯蘭教徒;沙特資助伊斯蘭武裝組織同時,亦為西方國家提供反恐情報,因此對美國而言,沙特既是問題,也是答案。

中東局勢複雜,並不在於無法理解,而是理解之後難以行動,因為幾乎所有選項都是雙刃劍,同時兼具好壞。涉足中東,只能見步行步。

Supporters of Shi'ite cleric Moqtada al-Sadr protest against the execution of Shi'ite Muslim cleric Nimr al-Nimr in Saudi Arabia, during a demonstrations in Baghdad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