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談風月,只講清規,孕育無知及無情

bellydance

判定一個國家是否成熟,看其對人性感情及愛慾相關的政策便可知了。通常發展中或落後國家(有時先進國家中的某些族群),面對這些問題,只會採取兩種態度:完全逃避或徹底監控)。

剛出版一期的「經濟學人」,不知是無意還是有心,關於越南及埃及的報導,也是關於人之大欲,但又不過是一些生活小快樂。前者,社會及政府的生育及教育政策無視自己的落後及過時的社會經濟結構,政策只會愈定愈錯;後者則因為政治原因,力推宗教道德運動,將絕不影響別人的個人自由選擇,納入成國家的政策,例如愛戀的模式及獲取歡愉的方法,漠視生活的快樂,要這些地方的人不狂燥,又真的很難。

越南社會保守,國民性知識貧乏,但近年年輕男女已不再像已往父母輩,追求浪漫,人人心如鹿撞;另一方面,越南為東方父權社會及認為男性可照顧父母晚年,故重男輕女,墮胎問題嚴重。根據法律,本來過了特定週數,女性便不許墮胎,同時,父母也不可以基於胎兒性別而墮胎。當然兩者也沒法在越南執行,黑市墮胎生意興隆,男女失衡嚴重。

為此,政府提倡改變生育政策,保留現時的兩孩政策,同時,將合法墮胎期,從現時的 22 周降至 12 週。如果政策落實,據當地專家估計,卻只會做成更多的非法墮胎。性知識不會無端端多了,重男輕女的觀念涉及經濟結構,也不會輕易轉變,縮短合法墮胎期,未來只會有更多女性冒生命危險墮胎

至於埃及方面,政府認為埃及總理 Sherif Ismail 希望提高「道德及價值」,增加大眾的公德心及減少性騷擾,大搞道德活動。不過這種道德重整活動最後卻禍及一些無傷大雅的大眾娛樂,包括到埃及旅行必看的肚皮舞。雖然不知道,禁止肚皮舞與提升公德心及減風化案有甚麼科學因果關係,不過肯定中東於這方面的禁制及壓迫,只會愈演愈烈。

不論在地域或宗教上的死對頭──沙地阿拉伯和伊朗一直想爭認做伊斯蘭代言人,隨著雙方交惡,為了顯示自己才是正宗,雙方只會更加落力於意識形態之戰。而整個中東,也勢必隨著這兩個龍頭的虛偽,更落力消滅本來就稀少的人性,尤其是女性的,快樂……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