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香港與外地社企發展(上)

 

11008635_990667540952286_4984556379554745137_n

文:紀治興

社企的特點

香港神託會的例子最能表達社企與傳統庇護工場的分別。神託會在 2009 年做了一次比較,同樣要讓智障員工獲得一元工資,當時仍在虧蝕的社企需求投入 1.7 元,但在同一機構的疪護工場則需要投入五元,兩者相差三倍。而且社企的智障人士工作得很開心,因為工種不會單調、形式較自由,可以學習新技能、可以跟同事和顧客聊天、工資又更高、自我形象更好。所以社企的職業復康功效,比庇護工場優勝。

簡而言之,社企是成本更小而功效大。而神託會的社企更是達到自負盈虧,持續提供就業機會予弱勢社群,而不用再出錢。當初投入的每一元,現帶來每年兩元的營業額,當中 58 仙是用來支付弱勢員工的工資。社企在解決殘障人士的身心健康及成本效益,遠勝疪護工場,這是對政府的吸引。

社企的市場化

所謂市場化,就是自力更生,財務自足;機構自己先自助,然後才助人。市場化是將公益事業,帶離傳統政府資助社會服務的關鍵,它不單是擺脫政府或捐款者的影響,更加是在搭建一個新的創意空間,由商業營運與社會服務交叉而形成的。

比起其他地區的社企,香港社企的市場化 (Marketization)走得最前。首先,政府並沒有立法要公營機構採購社企産品或政策優惠。但根據英國社企聯會的報告,愈大的社企愈依靠政府採購:年營業額超過 100 萬鎊的社企佔總數的 18%,它們當中有 39% 的主要收入來自政府。少過一萬鎊的社企佔總數的 11%,它們當中有 11% 的主要收入來自政府。平均約有 24% 的社企的主要收入來自政府。而南韓政府更進一步,要求公營機構每年訂下採購社企産品的金額,總額約佔南韓社企全年營業額的 28%。台灣也有類似的政策優惠,社企依賴政府採購。但香港社企是以消費者為主,靠的只是產品在市場上的競爭力。

另外,南韓和台灣對社企所顧用的弱勢員工一直提供工資補貼。故此,當地的社企都依賴政府,市場競爭力低。以南韓為例,在 2007 年只有 50 間社企,但在去年已增至 1,082 間,增幅是 20 倍。同期,香港社企是由 187 間增至 457 間,增幅只有 1.4 倍。南韓看似發展比香港快,但在政府既幫助營業額又幫忙支付工資的情況下,只有 14% 社企能自負盈虧,反而香港有 63% 是財務自足,是南韓的四倍半。若剔除政治採購和工資補貼,短期的差距更大。

雖然賺錢的不多,南韓政府仍定下社企的數目,在 2017 年要達到 3,000 間,受僱員工 100,000 人。雖然,香港有部分社企領袖大肆吹捧南韓的社企發展,但香港是個自由競爭的商業城市,過度的政府介入,既會扼殺社企在市場的競爭力,又將公共資源投放在效率不高的項目上,造成浪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