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銀幕內的投奔怒海

MSF Mediterranean Search and Rescue Operation I

「投奔怒海」四字,彷彿只是許鞍華的一套經典電影,然而到了今天,尤其在每年的春夏兩季,投奔怒海中的悲劇場面依然不時在地中海上演。

從東非逃到歐洲

「我只是個平凡人,自然害怕,我只能活一次。投奔怒海實在苦不堪言,但我沒有選擇,也沒有其他辦法,我想尋找新的未來。我們那艘船相當擠迫,甚至有兒童獨自上路,也有孕婦。我能夠獲救,實在幸運不已,像是得到重生。」

馬雷來自位於非洲東北部的厄立特里亞。他先經過埃塞俄比亞、蘇丹和利比亞,再橫越地中海,以歐洲為目的地,是上月初無國界醫生與移民海上援助站(Migrant Offshore Aid Station)合作展開海上搜救行動,救出首批三百六十九名船民的其中一人。

數以千人死在碧海

過去十五年,超過兩萬名移民、尋求庇護者和難民逃往歐洲期間在地中海遇難,單是去年便有至少三千五百人在靠近歐洲大陸的水域溺斃。今年對冒險橫越地中海的人而言,恐怕是最致命的一年。至目前為止,估計有一千七百五十人喪命,但去年同期,死亡數字只為約一百人。

藍天碧海變成亂葬崗,是因為歐洲各國,面對為逃避中東與非洲戰火等危機而絕望的人群時,關閉陸路邊境,試圖把他們拒諸境外。二○一二年,希臘關閉與土耳其的陸路邊境;二○一三年,保加利亞花上近千萬歐元築起圍牆,防止難民湧入。這些措施迫使難民鋌而走險,循水路前往歐洲尋求庇護。

各國想方設法拒諸境外

無國界醫生的蒙塔爾醫生,正在意大利西西里島統籌生還者醫療和心理支援服務:「來自非洲的移民,往往因船隻載貨處漏油引致潰瘍以及化學灼傷,亦可能因被關押在利比亞拘留中心長達六至八個月而患有皮膚病,一些人則帶著酷刑或是暴力所造成的傷口;有三數個人抵埗時負有槍傷,他們說利比亞處於無政府狀態,上街隨時被槍擊。」

這些飄洋過海的人的身體狀況,不僅反映出航程中掙扎求存的經歷,也見證他們以往的遭遇:被關押在拘留中心,穿越撒哈拉沙漠,以及何以逃離他們所屬的國家。

「直至前年,大部分經地中海來歐洲的都是年輕男子,但現在我們碰到不同年紀的人,有一整個家庭,祖父母加上年幼孩兒。上星期更有兩名初生嬰兒,一名八日大,另一名四日大,兩人同樣在利比亞出生,呱呱落地不久船就出發。老年人身患各種病症,如糖尿病和高血壓;更有愈來愈多未成年人士,他們通常是十三歲以上的青少年,獨自上路,父母不在身邊。」蒙塔爾醫生續稱。

今年夏季,當你置身碧海藍天之際,會想起這些在他鄉被迫投奔怒海的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