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仔福音──負利率有幾可行?

canada negative interest rate

日前加拿大央行行長 Stephen Poloz 提出負利率方針,表明純粹討論,近期不會實行;無獨有偶,前聯儲局主席伯南克月前亦表示,負利率有助應付下一輪經濟衰退;現時歐盟區更已普遍實行負利率政策以紓緩經濟壓力,然而成效不一。究竟負利率有多可行?

負利率主要用以緩和通縮(瑞典)、降低失業率(歐元區)及抑制貨幣升值(瑞士)。丹麥自 2012 年將銀行同業拆息率下調至負數(-0.75%),據彭博分析,效果好壞參半:丹麥未見人民窩藏貨幣同時,十二季度投資不見特別增長(少於 6%),消費水平亦未有顯著提升。原因一則丹麥經濟疲弱,因而對利率不敏感;二則如經濟學家克魯明指出:當利率近乎零,貨幣政策成效相當有限。

又如瑞士,一月起央行同樣實行 -0.75% 負利率,截至九月瑞士法朗確有貶值,但仍比年初兌換歐元水平高出一成。然而,按揭息率不跌反升,央行始料未及。肇因負利率加重借貸成本,瑞士銀行因而轉打按揭息口的主意,務求收復失「利」,現時十年固定按揭利率普遍已升至 2%(十五年按揭 2.5%)。

加拿大若行負利率,大有機會重現瑞士情況。加拿大主要城市素有中國買家炒熱樓市,樓價一向高企,負利率將令加幣貶值,進而吸引更多大陸熱錢炒樓,而按揭息口上升則令本地人更難上車。當然,到時政府再出樓市辣招,例如增收外國買家印花稅,亦是一途。加國與瑞士國情不同,既有前車可鑑,假以時日負利率真正出台,望有全盤政策配合,不要摸石頭過河。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