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ig Short 的責任主義

 

bigshort

上一部令人深刻,講華爾街金融操作的電影,已是馬田史高西斯的「華爾街狼人」,描寫 Jordan Belfort 發跡後成了癮君子的經過,多集中討論人性。近月,荷李活再有大片揭 08 年金融危機背後的真相,無論是影評人還是經濟學家,看完都讚不絕口。這部受各界讚譽的電影,就是「沽注一擲」(The Big Short),雖然香港觀眾要待到明年一月才能欣賞,但在此仍可談談金融電影與美國經濟。

觸及現代金融議題的電影通常會碰到兩大難關。第一,金融人物的日常生活其實並不多姿多彩,他們的大部分時間都對著電腦還有跳動的數字,不添加戲劇化的情節就難以搬上大銀幕。第二,拍金融電影無可避免會有許多普通觀眾難以明白,似懂非懂的行內用詞、專業用詞需要解釋。所以,以往荷李活導演的處理手法慣於塑造金融家的簡單形象,例如上述「華爾街狼人」的 Jordan Belfort、「大國民」(Citizen Kane)中死在財寶旁的 Orson Wells,都是惡棍、悲劇人物,會為了私利,無形地操控著政治。

而基於「魔球」(Money Ball)作者 Michael Lewis 撰寫的同名書籍拍成的「沽注一擲」則不一樣。「沽」的主角不是華爾街大鱷大亨,只是一群小人物。他們先於世界,在 08 年金融危機前幾年就意識到全球經濟正逐步崩潰,看穿整個美國地產市場是靠不良貸款、謊言所支撐,並從其中投機獲利。「經濟學人」形容:「這是一部有趣的金融電影,而且具教帶意義」,在銀行倒閉、房地產陷落、茶黨改變美國政治氣候的時代,金融電影的意義更大。

經濟學家 Paul Krugman 亦在「紐約時報」專欄中,稱「沽注一擲」是一部反對規管金融行業的人絕對不想你看的電影。該劇清楚解釋了 08 年前金融系統的腐爛情況,例如將可疑的貸款計劃,重新包裝成貌似安全的債務擔保證券售賣(也就是高盛的技倆)。Krugman 補充,當年透明度低的金融產品等同詐欺,然而最終卻幾乎無人受到懲罰,為對無辜投資者的影響負責,簡直是種暴行。最後,他指出,片中所揭露的正正是權貴不想直視的真相——他們多年來把造成金融危機之全責加諸政府上,都是政府機構的錯——所以電影現已招來梅鐸旗下的報章的猛烈批評。

08 年發生的「雷曼事件」影響力具大,波及到當時迷你債券發行量最大的香港,使不少投資者無法收回本金。「沽注一擲」將在 2016 年 1 月底於香港上映,不知會否為香港的觀眾上一課金融課,投資時提高警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