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日記

文:Daniel Lee

水貨1

今天初一,很好的日光。

我見水貨烏賊,已有十多年;今天不見,精神份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十多年,全是發黑;然而須十分小心。不然,那左家的狗,何以看我兩眼呢?

早上小心出門,左狗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還有七八隻豬,交頭接耳的議論我。

我想:我同左狗有甚麼仇,同路上的豬又有甚麼仇;只有一年以前,把水貨烏賊的皮箧踹了一腳,左狗很不高興。港豬雖然不認識他,一定也聽到風聲,代抱不平;約定路上的豬,同我作冤對。

左狗——也有給皮箧碌過的,也有給烏賊噴過一面屁的,也有佔了他街道的,也有小店舖位被逼走的;他們那時候的臉色,全沒有昨天這麼凶。

照我自己想,雖然不是惡,自從踹了水貨烏賊的皮箧,可就難說了。況且他們一翻臉,便說我是萬惡的法西獅。我還記得左狗做論,原諒烏賊幾句,便是「包容大愛,普世平等」。我哪裡猜得到他們的心思。

我打開電視一看,這大台沒有底線,每段新聞都寫着「血濃於水」幾個字。我橫豎睡不着,仔細看了半夜,才從箧陣裡看出字來,都寫着兩個字是「吸血」!

吸血的是烏賊!

烏賊是我的同胞!

我自己被吸血了,可仍然是吸血的烏賊的同胞!

我曉得左狗的方法,直捷殺了,是不肯的,而且也不敢,怕有禍祟。所以他們臉書聯絡,狂打嘴砲,逼我自戕。試看前幾天電視上左狗的樣子,便足可悟出八九分了。他們是只會執死雞的!最可憐的是港豬,他也是豬,何以毫不害怕,而且合夥吸血呢?還是歷來慣了,不以為非呢?還是喪了良心,明知故犯呢?

我詛咒吸血的政策,先從烏賊起頭。其實這種道理,到了現在,他們也該早已懂得……

自己包容別人吸血,又怕被別人吸自己的血。

去了這心思,放心做事走路吃飯睡覺,何等舒服。這只是一條門檻,一個關頭。他們可是父子兄弟夫婦朋友師生仇敵和各不相識的港豬,都結成一夥,互相勸勉,互相牽掣,死也不肯跨過這一步。

我捏起腳趾,便想起水貨烏賊;曉得腳趾發黑的緣故,也全在他。那時我腳趾才五歲,可愛可憐的樣子,還在眼前。

不能想了。

沒有被箧碌過的腳趾,或者還有?

救救腳趾……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