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se of Cards:權力的頂峰(下)

文:宇野

Robin Wright

現在,讓我們好好談談 Claire。這個角色讓人有種淺淺的畏懼,是個有很強的自我意識的女人,也是個藏著很多秘密的女人,簡直就是女版的 Breaking Bad

Claire在讀的書是 Africa’s Moment,早年她是援助非洲用水的 NGO 領頭人,這個道具太細緻了。

 

Bedroom

图10

臥室到處都是女主人的痕跡,室內設計簡直如教科書般準確。

昂貴、傳統、 毫無瑕疵,對於擁有終極權力的夫婦,這是完美的避風港。配以中性色調,線條簡單,胡桃木和巧克力色的家具,十分硬朗,配飾簡單之至。這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慾望守恆定律的公式:當你生命中有一個極大的野心時,生活中的慾望反而變得很小很小。

图11

暖色調牆壁,帶有砂石質感的顆粒感,床單被套都是絲質的光面,這些在充斥著木材、皮革以及鉻合金元素的臥室裡調入了少許溫度。

图12

入主白宮,最終成為第一夫人,白宮的奢華,搭配她這件淡紫色的禮服和冰冷的眼神,眾生絕倒。我一直覺得 Claire 開拓了我對美人的認知,美也可以有這樣的姿態。題外話,造型師 Kemal Harris 在談到這個場景時表示:「我知道我要設計一個露出 Claire 的『冰冷肩部』的領口。冰冷的肩部,太準確了。」

 

Loft of Adam

图13

然而,Claire 不是鋼鐵戰士,她也曾經逃避過,當 Frank 讓她失望,她逃到了紐約的老情人 Adam 的住所。

图14:AdamsLoft

多麼讓人沉醉的 Loft 風格,這是藝術家的最愛。甚至我也忍不住想,不如就留在這裡,品味和浪漫一樣不缺,不要再回到那個精緻但冰冷的家。

可是她對老情人說,我只能愛你一周,我還要回到他身邊,因為他懂得我要甚麼。

 

Kevin Spacey

 

Well, well, well,說說 Frank Underwood 。

作為美國眾議院民主黨黨鞭, Frank Underwood 是一名長袖善舞的政壇老手。

慾望源自於對權力的渴求。當 Underwood 落選國務卿時,正因無限的失落和憤怒,才有了整整三季的故事,直到他真正成為總統。

图16白宫晚宴

Kevin Spacey 大叔表演實在精彩,甚至白宮都邀請了他本尊做客。這不是劇照,是叔在白宮的照片!感覺分分鐘要把奧巴馬搞下台的笑容。

图17

在入主白宮之前,他的辦公室到處都是「牙」——家具都帶著尖銳犀利的線條,最後匯集為尖角,這簡直就是 Frank 性格的體現。這個明清風格的碗幾乎人人手一隻,是民主黨的吉祥物嗎? Frank 把它甚至帶去了白宮。歐美人對中國元素的喜愛遠遠超出我們的預想。

“The road to power is paved with hypocrisies and casualties.”,通往權力的道路是用偽善和傷亡鋪出來的。其實中文的表達更一針見血——「一將功成萬骨枯」。

他和她要攜著手,踏著腳下的枯骨,目光堅定的前行,絕對不會回頭。

可惜,萬事分已定,浮生空自忙。幾乎在第一季第一集 Frank 親手殺了一條狗,我們就知道他最終的結局是甚麼,可是又忍不住要去看,人是怎麼一步步踏入地獄最深處的。偶爾會回想起某個深夜,在最深的低谷中,在絕望中,兩人坐在窗前,沉默地輪流抽著一根煙,一個新的計謀在吞吐的煙霧中醞釀出來,明天他們又將絕地反擊,力挽狂瀾。至少他們以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