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se of Cards:權力的頂峰(上)

文:宇野

2013年2月1日,Netflix 在全球同步首播 House of Cards。這部由 David Fincher 執導,Kevin Spacey 主演,改編自同名小說,小說作者曾為英國保守黨副主席,電視劇改編把美國政壇的勾心鬥角演繹出另一種境界。

图1:海报

House of Cards 實在「高級」。改編小說的作者 Michael Dobbs 曾任英國保守黨總部的副主席,這​​可是貨真價值的政客「回憶錄」,而不是普通作者的意淫。莎士比亞戲劇的影響也無處不在,它就像是 Macbeth Richard III 的21世紀美國版。

在這一部片子裡,有人看到權術,有人看到投資,有人看到體制,還有大一部分人把男主角分析得頭頭是道,不出一本「厚黑學 2」著實可惜。

而作為一個格局不是很大的人,我看到的竟然是最稀疏平常的——愛情。把「愛情」加到 Frank 和 Claire 這對夫妻身上,不知道是對愛情的侮辱,還是對他們二人的低估?

图2

不敢說這是愛情,愛情哪裡容得下這麼多黑暗和陰謀。也不敢說這不是愛情,因為那些眼神和低語,分明就是兩個愛至骨髓的靈魂。

他自毒辣又精明,卻只為她流露難得柔情寬容;她自冷酷又理智,卻只為他綻放這朵地獄之花。他是盛滿毒液和鮮血的容器,她則是容器裡綻放、耀眼詭譎的暗之花。他們甚至可以克制人性中嫉妒和佔有慾望,理解並包容對方的出軌行為。

她臣服於他,他成全她。

對於有些人,真愛就是四目相對,電石火光;或者相夫教子,平平淡淡;抑或養兒育女,傳宗接代。大多數人對真愛的定義都逃不出這些窠臼。

可是誰能說這棋逢對手,惺惺相惜,就不是愛情?

图3:剧中GalaEvent的场景设计手稿

House of Cards 的場景設計中,Underwood 夫婦的家是絕對主角。設計師 Steve Arnold 曾經給 Spider-Man 等大片做過場景設計,他卻說 House of Cards 是最難的作品,單是第一季他們就準備了五個月,甚至製作了四、五個設計,完全趕命似的。當所有美劇帶著繽紛的顏色登場時, House of Cards 卻是從始至終的灰色調,Steve Arnold 的野心真可與總統先生一拼。

 

Kitchen

图4

很奇怪,這對權力夫婦(powerful couple)家讓人印象最深的是廚房。牆面白色小瓷磚很有特色,是美國地鐵裡特有的,加上法國的 tolix 酒吧椅,工業感十足。櫥櫃全部是純白色,而檯面和廚電反而是純黑色,簡單​​明了。相比其他房間,這間廚房更接近這對夫婦的內在:簡單而不失質感,工業感透出堅毅和冰冷,甚至是一種特有的跋扈。

一次耗費身心體力的陰謀暫告一個階段,Frank會獨自做一份三明治,不再克制慾望,狠狠吃下去,無論失敗或者成功,他都拋諸腦後。

 

Dining room

图5

起居室的華麗似乎符合權力夫婦的身份。鍍青銅的燈具與吸頂水晶燈,兩者的質感和色調都恰好對應了桃心紅木的家具,而家具本身則完全採用18 世紀英國家具設計家 Thomas Chippendale 的風格。木質的百葉窗和石磚,讓空間充滿濃郁的歷史感。想要爬上權力頂峰的人,使用這樣的起居室,這是必修的「做show」科目。

图6:咖啡边桌

說起來, House of Cards 中有大量的家具來自美國品牌 Kellogg Collection,例如圖中的胡桃木色邊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