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國左翼敗選 拉美陸續變天

venezuela

委內瑞拉變天,執政黨統一社會主義黨(PSUV)選舉大敗,反對黨民主團結聯盟(MUD)取得三分二議席,無獨有偶,拉美多國同樣經歷政治變局,箇中有何啟示?

委國現任政府以查韋斯繼任人、總統馬杜羅為首,自 1999 年執政以來首嚐敗績,反對黨獲多數議席,意味能左右國策,包括撤回汽油補貼、特赦自查韋斯時代關押的政治犯,甚至能發起公投,挑戰馬杜羅的總統地位。

執政黨選舉失利,主因源於委國經濟不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委國今年通脹急升六成,經濟緊縮一成,而今年油價大跌,一年間由每桶過百美元驟降至 40 美元,委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石油出口國,自查韋斯政權起便依賴石油出口支撐經濟,多重打擊之下,委國貧窮率又見上升,但現任政府再無經濟條件推行查韋斯式民粹措施。而價格、外匯、利潤通通受限制之下,委內瑞拉長期物資短缺,加上配給制度,市民排隊買雞蛋、牛奶、米糧、洗頭水、番梘、尿片,已是日常景觀,現在則連買避孕套也要輪候

左翼政府失利,委國並非孤例,拉丁美洲政局現正變天:阿根廷 11 月大選,中間偏右政黨踢走左翼執政黨,工業鉅子馬克里(Mauricio Macri)就任總統;巴西則自年初已有多次大型示威,規模以百萬人計,反對左翼政府及抗議工黨政客收受賄賂,國會亦已展開彈劾總統羅塞夫(Dilma Rousseff);厄瓜多爾同樣有街頭示威,反對總統科雷亞(Rafael Correa)削減預算,造成經濟緊縮。

千禧年以來,連同石油及原材料價格上漲,拉美出口國經濟起飛,紅利促成不少福利政策,左翼政府因而大有市場:2005 年至 12 年間,拉丁美洲貧窮率銳減一成,而 03 年至 09 年間,中產階級由百萬增至百五萬,比例與貧窮階級相當。不過,自 08 年全球經濟放緩,仰賴出口原料的拉美諸國首當其衝:委國、哥倫比亞、厄瓜多爾受油價驟降拖累;大豆利潤下降,主要出口國巴西和阿根廷受害;銅價下跌,打擊秘魯與智利經濟。

「經濟失調帶來政治不穩」,拉美各國管治經驗正印證這句政治格言。拉美各國的挑戰在於經濟改革,必須逐步擺脫仰賴出口原料,轉而發展第二產業及第三產業。由貧窮國家發展至中等收入國,進程不同於由中等收入國轉型至富裕國家:前者大可以廉價勞動力為招徠,以血汗工廠賺取外幣;後者則要發展知識型經濟,才能爬上生產鏈的頂端。要鼓勵創意經濟,不一定需要開放的政治社會(例如新加坡),但開放的政治社會往往有助孕育創意。委內瑞拉仍處於第一發展階段,中國大陸則較前一步,卡在經濟轉型的關口。看看中國最大的私人企業,盡是假貨、盜版及抄襲,就知道大陸離創意經濟仍有距離,因此產品傾向內銷,難以打入國際市場。委內瑞拉與中國大陸也許國情不同,但對兩者而言,改革同樣迫在眉睫。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