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情繚繞的60年,《廣告狂人》教會我們的風格 (上)

文:宇野

《Mad Men》是AMC出品的電視劇,重現了美國上世紀六十年的廣告精英們的故事。麥迪遜大道上,變革端倪初現,人們蠢蠢欲動,每個角色背負著自己的包袱,或折騰,或墮落,或追逐名利,或沉迷酒精,特有的風情就這麼流露出來……

一流的編劇,本應該是超一流的場景造型師,比如《廣告狂人》的Matthew Weiner。“我要憑空制造一個1960,一個有血肉但並不顛覆人們回憶的1960。”這位了不起編劇的如此宣言。

美國1960,那是個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人一邊創造時代,一邊被時代潮流裹挾。

那一年,變革的時代剛露端倪,保守的傳統下暗流洶湧。

女性在職場依然要依靠男人,黑人只能當電梯工清潔工,猶太人仍然受到歧視;同性戀還不能明目張膽,文藝青年已經開始聚堆吸大麻;電視機剛剛普及……

那是個大喜大悲,絕望和失望同在的時代,因此也是美國人回望時,最著迷的時代,大概就如同我們的小說和電視劇總是喜歡從“民國30年……”起,一個道理。

就算再失望,這個年代的人都不會驚慌,歌照唱,舞照跳。

图1中世纪风格室内设计2

中世紀風格室內設計

配得上這樣的時代的美學風格,Matthew Weiner的答案是 中世紀風格(Midcentury decor)。廣告狂人場景變化極多,但全部帶有“中世紀風格”特色。這和真正的歐洲中世紀不是一回事,而是典型的美式室內設計格調。

這樣的叫法據說最早出自作家卡拉•格林伯格,她在 1995 年創作的 《上世紀中現代:1950 年代的家具》一書被奉為這項運動的聖經。最初它被稱為 “丹麥現代主義”這個詞語。因而在這種風格中可以窺探到很多北歐的調調。

《廣告狂人》這部劇的場景設計幾近偏執,劇本每一個細節都經過大量細致的研究,六十年代的紐約,到處都是故事,就像愛麗絲掉入兔子洞。

Don Draper

他是君子般的惡棍,離不開酒櫃和煙灰缸

图2

初見Don的人都會驚呼,居然現在還有人有這樣老派的英俊面龐,這是格裡高利派克的專利好嗎!

演員Jon Hamm真的生錯年代,他長了一張絕對復古的臉。他所扮演的Don是廣告公司的創意總監。頂著一張正人君子的面孔,聲色犬馬卻一樣不少。婚外情談得風生水起,然後坦蕩蕩回家坐享天倫,工作時每每兩三佳句,幾個動作與眼神,就把客戶收拾的服服帖帖。工作外的不體面,被工作時的智慧和魅力徹底取代。

其實,越是光鮮,越是掙扎。

图3

表面上,他的辦公室中規中矩,嚴肅不失品味,家具線條非常陽剛。仔細觀察,都有他遺留的掙扎證據。

首先是酒。那個年代男人永遠離不開它,辦公室24小時“Cocktail Hour”,無論面對客戶,還是從漫長工作日裡解脫,Don都要來一杯。看到他手指輕輕夾住干邑杯,性感而落寞,這時唐麥克林唱道:“我曾碰到一個唱藍調的女孩, 我向她打聽令人快樂的消息, 她只是笑了笑,轉身離去……”

小酒櫃啊,簡直就是落寞的代名詞。

Don夾著酒杯的手指,多半有煙,抽煙在那個年代簡直是健康運動,人人都在吸煙。沙發旁Don的煙灰缸夠奇特精巧,像個站立的白鐵皮士兵,看得出60年代新設計萌芽在產品上的大膽嘗試,這就是60年代的特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