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杜絕美國槍擊案?

Columbine Shooting

上周加州槍擊案後,美國今年已發生起碼 310 宗同類事件,幾乎每日一案,槍械管制的呼聲愈喊愈響,有指美國應借鑑澳洲經驗,嚴格管制槍械買賣,減少槍擊案。做法是否可行?

1996 年,澳洲塔斯曼尼亞一所度假屋發生槍擊案,造成35 死23 傷,事後澳洲政府迅速聯合六個州份,通過槍械管制法,禁用半自動機槍及散彈槍,延長審核期至28 日,並詳細審查購槍人士的身份、背景、精神狀況等個人資料。法例實施 19 年來,近百萬支機槍銷毀或回收,持槍人士比例平穩下降,對比之下,美國相關數字持續上升,由 1996 年每百人持有 91 支,13 年後增至 101 支,即平均人手一支;而澳洲自此再無槍擊案。

美國如欲借鏡澳洲,相信亦困難重重。首先,國情不同,澳洲六個州份迅速統合,即時回應,而美國素有「Vetocracy」譏評,五十州各行其是,立法意見難以統一。就算進展至立法階段,美國修正案第二條訂明:「素有訓練的民兵能裨益治安。」持槍權作為人權獲憲法保障,修憲定必牽動勢力龐大的槍會的神經,亦容易給予在野黨口實,批評政府侵犯人權;澳洲則無此法律包袱,輕裝上路。

再者,原本美國大多槍擊案屬於個別事件(如校園槍擊案),是次加州槍擊案卻是恐怖襲擊,令情況更形複雜,並非管制本土槍械就能杜絕襲擊;而恐怖襲擊不拘形式,由 911 至炭疽信,均能造成騷動,防不勝防。

仿傚澳洲禁用大殺傷力槍械,就算未能根治,亦能緩和襲擊規模,必須踏出這一步。不過,關鍵問題是:究竟美國何來那麼多槍擊案?

導演 Michael Moore 拍過一齣紀錄片,藉 1999 年科倫拜校園槍擊案(Columbine High School massacre)探討美國的暴力問題。他指出,加拿大槍械交易非常簡單,他以美國人身份在便利店買槍,甚至毋須登記身份資料,然而加國鮮少槍擊事件,近年難得發生一宗襲擊,兇嫌亦是美國人。Michael Moore 將其歸因於美國政客與傳媒渲染恐懼,令大眾普遍缺乏安全感。除此之外,加上美國積極介入世界事務,樹敵眾多,特別中東政局一日未見和平,反恐仍是美國首務,更要提防恐怖襲擊本土化的趨勢。而要中東恢復秩序,似乎又比本國管制槍械更難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